産研院觀點

産研院觀點

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中國四十年的高速發展,是百年來世界發展最矚目的篇章,就制造業而言,中國已經擁有最大的規模和相對完備的工業體系,在全球經濟格局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近年來,中國的發展到達了一個階段轉換的“曆史節點”,由高速增長要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粗放型增長方式要向創新驅動的增長方式轉變。相應地,制造業也將面臨著從“大”到“強”的挑戰。

這場由大到強的新征程展開的時候,恰逢以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爲代表的新一輪科技浪潮席卷全球,並且正在越來越廣泛且深入地應用到商業和制造上。這將是一次深刻改變現代工業體系的産業革命。新産業革命是全球面對的新挑戰,而進入新時代的中國,更要在這個條件下,完成自身發展方式的階段轉換——制造業由大到強的發展轉型,也要在這個背景下完成。這是過去不曾遇到的新情況,面對這樣的複雜情景,我們過去的經驗、行之有效的方法,甚至已有的關于發展的理念都需要在新的曆史條件下重新審視,重新“整理”。通過對這“底層代碼”的認知、研究、解構,我們才有可能探索、討論、尋找最適合新時代的産業“發展觀”。相對于具體的産業研究,這是更加基礎的方面。

中國制造業的發展是在經濟發展水平相當低的情況下啓程的。那個時候,雖然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經濟總量在全世界的占比可謂微不足道,與歐美發達國家存在巨大差距。落後的社會生産無法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要,在民族複興、人民富裕的理想和現實巨大差距面前,強烈的“危機感”,很容易催生有著“明快”“簡潔有力”目標追求的發展觀念,並在社會範圍內取得廣泛共識,從而容易爲經濟建設樹立明確清晰的奮鬥目標,凝聚力量,果敢行動。中國經濟以及産業過去的發展,有這麽快的速度,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除了那些我們經常討論的經濟、制度、環境、資源禀賦、人口紅利等多方面因素,從意識觀念方面看,明快有力目標追求的發展觀念也扮演著不容忽視的重要角色。

如果说“GDP挂帅”是明快的发展观念的集中且高度发展的体现,那么同时也是它的“强弩之末”,是它终结的开端。十九大報告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来概括当前我们经历的历史阶段转变,这里的“发展”的内涵已然发生了变化。从“富起来”走向“强起来”,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经济增长速度这一个方面,同时还要关心环境保护、创新能力、科技与文化等很多方面。如果说“富”是单一维度的,可比的,那么“强”则是多维度的,需要综合考量,并且在这个综合的层面上是无法通过把多个维度“加总”成一个“数”,来理解和“测度”的。

這是最大的變化。新發展觀念包含著豐富的內涵,它們不再能“化簡”“還原”成某一單一維度。階段的變化,不是由追求某個明快的目標變成追求另外一個明快的目標,而是由追求一個目標變成關心很多個目標。不再有某一“價值”如此“迫切”和“特殊”,以至于可以抓住一點不及其余;不再有某一問題如此“關鍵”,以至于可以“集中兵力”解決一個問題,其他問題就會被“連帶地”“自動地”解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是多方面的,包含多個價值維度,都是不能被舍棄和忽略的。習慣于過去思維的人,面對多個“同樣重要”的價值目標,會有茫然無措的“失焦感”,找不到“抓手”,不知從何做起。在新時代,我們首先要學會“不可化約地”“立體地”理解發展,學會諸多目標的全面考慮與平衡。

在産業發展領域,這種“單一維度”的觀念有時表現爲目標追求的單一性,在更深的層次上,有時表現在關于産業發展進程所謂“一般規律”的認知中。自蒸汽機發明並廣泛應用于生産從而開啓了現代工業以來,由于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從而導致被稱作“産業革命”的生産大發展已有數次。每一次都使社會生産達到一個曆史上無法企及的新高度,並且廣泛而深遠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在那些關于産業發展的宏觀敘事裏,這些顯而易見的生産力成就被“一般化”“普適化”的道路連接起來了。這條路上有大的“驿站”,也有小的“台階”,發達國家一路走來,後發國家的産業發展就是在這條路上“拾級而上”。只不過,有些人強調“級”要一步一步地“升”上去;有些人則認爲,“升級”的過程中有加快速度實現趕超的機會。

這種對産業發展“規律”的“專斷論”認知的危險在于,它有一套評價標准,提供了一把“尺子”,用來“客觀”地評判産業體系和企業的“先進”或“落後”,從而給人爲的調整和幹預提供“進步”的理由和依據。實際上,這些關于産業發展的“規律”是西方發達國家産業發展經驗總結的“後見之明”,忽略了不同國家禀賦的不同,不同國家産業發展過程中內外曆史條件的差異。發達國家走過的道路、總結的經驗和積累的知識都是有益的營養,我們要學習吸收,但不能食而不化,不能不假思索地奉爲圭臬。

在新産業革命的曆史契機中,我們更要克服這“專斷論”産業發展意識形態。新産業革命是指向未來的,它的路徑未定,不同的經濟體都要探索、尋找屬于自己合適路徑。而合適的路是以自身實際爲起點,在實踐中“走”出來的。不僅如此,新産業革命所要到達的目的地的特征也是開放的,充滿意想不到的可能。沒有誰能夠完全清晰地描繪未來的情景,又怎麽能夠笃定地認爲未來企業就是某個據說代表未來的“標杆”企業整齊劃一的複制呢?相對于業界熱鬧而斑斓的景象變化,我們更要反思關于産業研究、産業發展背後的觀念。中國新時代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們的制造業轉型、産業發展,都將要在解決這一矛盾中完成,也要爲解決這一基本矛盾作出貢獻。以這樣的視角來看中國制造業未來如何“由大變強”,我們則要認真思考所謂“強”的內涵,在新的視角下,考察支撐産業發展背後發展觀念的轉換。“茲事體大”,因爲不同的觀念會帶我們抵達完全迥異的未來。

面對中國制造業産業發展的豐富實踐,清華大學全球産業研究院和工業與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聯合的課題組,開展了曆時一年半的專項研究,試圖探討中國制造業未來發展的脈絡和路徑。課題組認爲,中國産業的發展不是在原軌道裏“拾級而上”,而是在新技術革命大背景下,從原軌道“躍遷”到另一個新軌道,是一個範式的轉換過程。他們的研究結論或可商榷,但這裏包含著對産業發展“觀念”的自覺反思,值得贊賞。

上一篇:非連續性技術創新助力産業轉型升級

下一篇:非連續性技術創新助力産業轉型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