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研院觀點

産研院觀點

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在日前召開的2018年中國汽車産業發展(泰達)國際論壇上,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翟國春表示,爲了從多方面加速中國新能源汽車産業發展,工信部將深入做好“雙積分”政策的實施工作,明確下一階段積分管理制度、新能源汽車積分技術指標等內容,爲行業企業提供穩定的發展預期。

“雙積分”政策一方面希望借助嚴厲的處罰規定和高額的違規成本,倒逼車企節能降耗、發展新能源汽車;另一方面又與財政補貼退坡相銜接,讓企業通過出售正積分來獲取額外的經濟收入,以此增強企業節能降耗、發展新能源汽車的積極性與主動性,進而構建起威懾和鼓勵相結合的政策“組合拳”。

自从2016年9月工信部发布“双积分”政策征求意见稿,到2018年7月“双积分”正式进入交易阶段,车企在政策的威慑下做出了诸多调整。根据“双积分”政策,企业要在积分核算情况報告发布后90日内完成负积分抵偿归零。若未将负积分抵偿归零,则应向工信部提交其本年度乘用车生产或者进口调整计划,使本年度预期产生的正积分能够抵偿其尚未抵偿的负积分。在负积分抵偿归零前,对企业燃料消耗量达不到《乘用车燃料消耗量评价方法及指标》车型燃料消耗量目标值的新产品,不予列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或者不予核发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并可以依照《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强制性产品认证管理规定》等有关规定处罚。

面對潛在的高額違規成本,車企高度重視,動作頻頻。首先是擴大新能源汽車的産銷量。在補貼退坡的大背景下,我國新能源汽車的産銷量分別由2016年的51.7萬輛和50.7萬輛,增至2017年的79.4萬輛和77.7萬輛,增幅分別爲53.57%和53.25%。其次是降低傳統燃油車的油耗。根據工信部公布的數據,境內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實際值由2016年度的6.43L/百公裏降至2017年的6.05L/百公裏,降幅爲5.90%。通過雙管齊下,燃料消耗量正積分和新能源汽車正積分分別由2016年的1174.86萬分和98.95萬分,增至2017年的1238.14萬分和179.32萬分,增幅分別爲5.38%和82.22%,其中新能源汽車正積分增長明顯。

此外,爲了避免踩到處罰的“高壓線”,部分乘用車企業紛紛尋找應對措施。第一,加強企業內部管控。例如,在政策剛出台時,某大型國有車企爲促使集團內的每家企業都達標,曾要求旗下各企業法人代表簽訂“生死狀”,並且實施一票否決制,若不達標,將對該企業的經營班子進行當年績效不評優、不評先進等懲罰;又例如,某大型民營車企設立專門的職能部門推進油耗管理和“雙積分”管理。第二,推動企業合資,優勢互補。目前,我國部分車企靠自身實現積分抵償歸零還有較大難度,需要對外購買積分。面對2019年10%、2020年12%的新能源汽車積分比例要求,部分企業開始“抱團取暖”。例如,雷諾-日産聯盟和東風、福特和衆泰、戴姆勒和北汽、大衆和江淮、寶馬與長城等均開展了新一輪的合資合作。在此輪合資合作潮中,有兩個較爲明顯的特點,一是民企、國企齊頭並進,國企不再一枝獨秀,國外車企也沒有“挑食”,而以往在合資合作中受冷落的民營車企則異軍突起,受到跨國公司的青睐;二是産業鏈得到進一步整合,整車制造企業與上遊關鍵零部件企業強強聯合,例如長安和比亞迪合作,甯德時代分別與上汽、廣汽、東風等車企在電池領域展開合資合作。毫無疑問,日漸增多的合資合作將進一步加劇企業間的混戰,帶來汽車産業的優勝劣汰和調整。

有不少企業希望在補貼退坡後,“雙積分”政策能形成新的成本補償機制,通過積分的轉讓、出售來獲取額外的經濟收入。如今,雙積分交易平台已正式啓動。不過,雖然從單個企業看,有些企業的CAFC(企業平均油耗)負積分很多,但與關聯企業結合起來看,絕大部分企業都能實現積分平衡,甚至可出售積分獲利。因而,在整個積分市場,目前積分供給遠遠大于需求,這就使得今年的積分預期價格已進入下降通道,積分“賤賣”已成定局,積分市場活躍度不高,形成買方市場。在積分不值錢的情況下,車企通過出售積分獲利較少,進而“雙積分”政策抛給乘用車企業的“胡蘿蔔”也難以滿足企業的預期,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企業的積極性與創造性。

如何建立健全後續的體制機制,使積分價格保持在一個適度水平,將直接關系到積分市場的可持續發展以及政策取得的效果。積分價格過高,會令購買方背負沈重的負擔,難以騰出更多資金進行研發投入,可能使企業陷入惡性循環;但價格太低,則會挫傷賣方的積極性與主動性,因此要避免出現積分市場有市無價或有價無市的情況。不過,也有專家認爲,積分交易是爲了引導和促進企業加快布局新能源汽車、促進節能減排,積分不值錢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企業對于政策執行得較好。

“雙積分”政策一方面規定了企業的權利邊界與責任範圍,企業只要“越界”就要“挨打”,這是以行政力量來推動“雙積分”政策的執行落地,規範企業行爲;另一方面鼓勵企業間自由買賣積分,只要有富余,就可以借助交易獲益,這是依托市場力量來實現資源配置,充分調動企業的參與積極性,構建積分市場堅實的微觀基礎。打好“組合拳”,無疑將積極促進我國汽車産業的轉型升級。

本文作者:李东红 葛菲 胡振雄

本文發表于《中國汽車報》

2018年9月10-16日刊第002 版

上一篇:在“小步快跑”中推進高質量發展

下一篇:做一家永遠年輕的公司